陌生的环境,总叫人心理不踏实_读《我在底层的生活》笔记(004)

在前面的文章里,着重讲了艾伦瑞克对体验底层生活的各种分析,对于着急想看到正式内容的读者来说,迫不及待的想要看艾伦瑞克是如何去体验这个生活的。《我在底层的生活》的第一章是“在佛罗里达州当服务员”。

精确一点的说,艾伦瑞克选择了佛罗里达州的西屿,这个离家最近的地方。这个地方人口不是很多,也就2.5万人,拿到我们这里,也就相当于一个社区的人数。艾伦瑞克所担心的是被认识的人认出来。如果是深交的朋友的话,肯定会关心这个问题,但是,我想艾伦瑞克肯定在去体验生活前,那些亲朋好友肯定都了解这些事情了。

而其他的所谓的见过的人,也不太会关心艾伦瑞克到底在做什么,可能见到了,不好意思问,回去会琢磨,这个人出什么问题了,不干专栏作家了,却跑到超市里当起了服务员呢?城市就这样,除了很熟悉的,其他的都是见过,彼此之间并不了解,即使是我们的邻居。

在《我在底层的生活》里,艾伦瑞克一直在算计的一个问题是“时薪”的多少会对自己有什么影响的问题。比如,她若能赚到每小时7美元,那能以500元美元的预算租房。住是这些底层人的大事。如果没有住宿的地方的话,就要露宿街头,变成“半流浪”人了,再就是完全的流浪人,那样可能连工作不得做了。

艾伦瑞克所做的第一件事并不是去找工作,而是先把自己的住宿给解决了,最终找到了500元的住宿的地方,不过距离有点远,距离是48.3公里,单程花费的时间是45分钟。这代表美国的确是一个地广人稀的地方。但考虑到那个地方的2.5万人,也就是说不太会发生堵车的问题。

在找工作上,艾伦瑞克给自己定了三个类型的工作:超市工作、饭店的服务员、旅馆的房务也人员。这是艾伦瑞克在充分考虑了各种问题上才得出的来的结果。

中间找工作的过程也不是那么顺利的,也是费尽周章,看来,即使是底层的工作也不是那么好找的。不过,据艾伦瑞克分析,底层的工作,其实缘起于流动性很大,老板与员工之间都可以相互炒鱿鱼,老板一直发布招聘简章,存储一定量的“后备人才”,而员工也是干着这家看着那家,随时做好走人的准备。这与我们现在的许多年轻人对待工作的态度差不多,把跳槽当成一种能力。的确是,有的人每一次跳槽都能带来收入的提高,比如我的一个朋友,工作十几年,跳槽四个地方,每次都提高了收入。而有的人跳槽,依然干同样的工作,拿着相同的收入。

最终,艾伦瑞克在一家大型连锁超市找到了工作,但并不是做房务工作,而是被派去超市的附属家庭餐厅当女服务员。雇主对员工的技能没有太高的要求,雇主最关心的是员工的合法身份、是否曾经犯过罪,还有一条就是滥用化学药物,虽然说的很隐晦,但我想,这里的化学药物,应该是毒品一类的东西。

艾伦瑞克找到的这个工作需要干8个小时,时薪是2.43美元【1】,除去工作的劳累,她在这里认识的很多顾客、和她一起工作的人。艾伦瑞克真的融入到了底层的工作中去了,与顾客、员工打成一片,研究工作环境、工作制度、收入方式等等。这些了解的内容,在晚上的时候,就记录在艾伦瑞克的笔记本电脑里了。

【1】根据美国《公平劳动标准法案》规定,对于有小费可以领的员工,业主可以只付2.13美元的基本底薪。若小费加底薪达不到最低基本工资,业主就必须补足差额给员工。

看似艾伦瑞克的生活很是惬意,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正悄悄的来临,那就是预支了房租的艾伦瑞克发现,这个工作根本就无法提供足够的经济支持。下面来看看艾伦瑞克的同事的住房问题吧(其实,更应该说是住宿问题,他们根本就没有房子):

盖尔:在市中心一家知名的廉价旅馆跟人共租一个房间,每周租金250美元。盖儿后来因室友的骚扰从合租房里搬走,住进白日旅店,因为手头没有足够一个月的租金和押金去租房。

克劳德:租住一套两室公寓,里面有他的女朋友及另外另个跟他毫无关系的人。

安妮特(怀孕6个月):和母亲住在一起,母亲是邮局办事员。

玛丽安:跟男朋友每周付170美元租一间单人用拖车屋。

比利:住在自己买的拖车屋里,每个月付400美元停车场地费。

安迪:有一艘船,在岸边休息,平时就住在船里。

蒂娜:和丈夫付一晚60美元的租金住在白日旅馆。

琼:住在一辆停在购物中心后方的厢式车里。

艾伦瑞克在书中说,你如果无法凑出两个月租金去租公寓,就只能按周付高价去租一个房间。

在艾伦瑞克工作两个周后评估自己的状况,发现此时的工作收入与支出已经出现赤字了,所以,艾伦瑞克要改善自己的状况,只有去兼职另一份工作了。

这是本博客的对应公众号,但不是博客的简单复制,有公众号自己的特点。

陌生的环境,总叫人心理不踏实_读《我在底层的生活》笔记(004)》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