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乏专业能力,如何考微薄的薪水养活自己?_读《我在底层的生活》笔记

记得有人说过这样一句话:现在加班是还以前逃课欠下的债。我觉得,这里说的加班,多数情况下,做的是靠人工支撑的流水线作业,或者其他体力劳动。

《我在底层的生活》的作者艾伦瑞克,与《哈泼》的编辑路易斯@拉方在一家豪华的餐厅吃饭时,谈到做一个与大众文化有关的话题时,想到的一个切入点,去调查一下,那些缺乏专业能力的人,到底是怎么靠微薄的薪水来生活的。也就是在这个通论中,让路易斯@拉方决定派艾伦瑞克去做这个工作。

谈到没有专业能力,到底应该是一种什么状态呢?也许是靠体力多于脑力的工作吧。我是这么认为的。否则,就没有办法来界定什么是有专业能力,什么是没有专业能力。在《我在底层的生活》的文章里,也就是这么写的。比如餐厅的服务员,超市的收银员等。

我也感觉到,这些工作并不是纯粹的属于“没有专业能力”,只不过让那些人干得没有“专业能力”了。有一次,我去商场买东西,去付钱的时候,看到几个商场的售货员在安慰那个收银员。我走进了,听她们断断续续的话,了解到:有一个顾客付了一张一百的假币,而收银员没有看出来,按照规定,收银员收到假币,要从工资里扣的。那个时候,收银员一天的工资也赚不到一百。收了假币,赔钱不说,还要被领导批评,自己想想也窝火,服务员当然委屈了。

旁边的售货员劝那个收银员看开些,并嘱咐她以后要格外注意。

当那个收银员从我手里接过100元面额的钱时,随手扔进抽屉里,并找给我零钱。当时我就在想,如果我给她的是假币,她还不得从工资里再扣一百。都说吃一堑长一智,这个收银员简直是没脑子,工作一个月,工资能剩几块?也许,这就是所谓的没有专业能力吧。

老家的一个邻居,在皮包厂上班,她专门负责量肩带,每个包的肩带长度是一样的,需要用尺子量好,再剪断。其他人都是按部就班的用米尺量,而我的这个邻居却不,她找来一根木棍,量好了肩带的尺寸,横在两腿上,每次量的时候,两手一扯,间断即可,所以效率很高。因为是计件发钱,所以这个邻居的工资一直很高,直到其他人也学她。而我觉得,这个邻居虽然干的是简单的工作,却是有专业能力的。

所以,我给“专业能力“下一个简单的定义,如果能力在工作中动脑找窍门而减少体力的支出,就是有工作能力,而那种不肯动脑思考的,即使做脑力劳动,也是没有技术的。就像同样学的理发技术,有人没有顾客,而另一个人却忙不过来。最终,没有专业工作能力,认为工作就是那样,不需要劳神。

这是本博客的对应公众号,但不是博客的简单复制,有公众号自己的特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