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勋:《写给大家的西方美术史》

在当当网选购图书的时候,在作者蒋勋这一类别里,我看到有两本美术史,一本是《中国美术史》,一本是《西洋美术史》,因为最近看了不少国外美术类的书,所以,想继续跟进一下,就选了《写给大家的西方美术史》。

翻开《写给大家的西方美术史》,在序言里,作者蒋勋也提到过这两本书,原来,在写完《中国美术史》后,蒋勋的另一个心愿是写一本大众通俗易懂的《西洋美术史》,所以,就有了放在我面前的这本《写给大家的西方美术史》。如同作者说的,希望《写给大家的西方美术史》能够给读者打开一扇通往世界的窗口。

《写给大家的西方美术史》,以时间为纬线,以各个艺术流派的艺术家及其代表性的作品为经线,回到历史现场,从史前时期的一把燧石手斧开始,围绕地中海这一世界西方美术的血脉初源,带你一路走过神秘的埃及、伟大的希腊、光荣的罗马… …直到光辉的印象派,及光怪陆离的现代艺术。或做正面解读,或挖背后的故事,数千年“美”的往事,妮妮道来。——摘自《写给大家的西方美术史》

“古希腊的雕像美学,仍然是今天西方绘画或雕塑的范本。”这让我想起孩子画室里那尊石膏的、断臂维纳斯雕像。原本这尊雕像是古希腊米洛斯用大理石雕刻的,可能在发现的时候已经断掉双臂了,乃至于复原双臂成了艺术家、历史雪茄最神秘也最感兴趣的课题。但最终的结果是,残缺的维纳斯最美。断臂维纳斯的各种材质的复制品到处可见,尤以画室,特别以西方美术技法的相关场合最多,就比如素描教师外的这个石膏的维纳斯,在等待孩子上课的时间里,我就做在这尊石膏雕塑的下面。

在《写给大家的西方美术史》的序中,还有生活到古希腊的另一种艺术的美,那就是古希腊的柱头形式,“常见于现代建筑形式中,甚至,已经成为全世界建筑元素的一部分。古希腊的柱头形式,不得不提阿兰@德波顿的《幸福的建筑》一书,阿兰@德波顿有着建筑上的情怀,所以,没有将《幸福的建筑》写成建筑的书。

蒋勋:《写给大家的西方美术史》》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