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的长途跋涉_读《海洋与文明》

入秋,大雁南飞,在中国诗人笔下流淌出许多以大雁为题的诗歌来。雁的南飞,数量少,且包含太多诗人“思乡”的感情,就尤为显得悲凉一些。

动物的迁徙,也有悲壮的场面,比如角马横越坦桑尼亚盖蒂大草原和肯尼亚马赛马拉平原的场面,既有躲避肉食动物围捕的惊心动魄,也有数量上的地动山摇。

在动物世界,类似的迁徙有很多,非洲的斑马大迁徙、圣诞岛上的红蟹迁徙等。关于驯鹿的迁徙,却是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加拿大每年的三四月份,会有一大群驯鹿,穿过伊努维克和图克托亚两个原住民部落之间的茫茫学海,前往图克托亚附近的理查兹岛,据说,迁徙的线路几千年没有改变过。

然而,关于驯鹿迁徙,在6000年前,被记录在挪威北部克瓦尔松,在一条小船上有2名驯鹿捕猎者以及他们的猎物。这幅岩画并不是为了突出驯鹿迁徙的壮观,或是长途跋涉的艰辛,是为了说明人类对船只的使用。人类乘船捕猎涉水而过的迁徙驯鹿。这幅岩画的说明被用在林肯佩恩的《海洋与文明》的开篇文章里。林肯佩恩的这段话,开启了我阅读《海洋与文明》的征程。

《海洋与文明》是我购买的除字典外最厚的一本书。在网上浏览图书的时候,当当网推荐了这本书,试读后感觉不错,下单购买。当我收到书的时候,被它的篇幅吓着了,居然是69万字的大部头,阅读这本书,我得制定一个长期的阅读计划了。

以往,我选择的书,篇幅都较小,以便更好的利用碎片时间来阅读,为此,我还写过一篇博文《书,应该设计成手机大小》。接到书的那一刻,心里还没有阅读大部头的心理准备。

既然书已到手,那就硬着头皮把它读完吧。

读《海洋与文明》,正如常去的迁徙,只是,此刻,我知道的,只有我自己。但我也知道,在世界的另外一些地方,此刻也有人在读这本书,各种语言的版本。我们在阅读共同一本书。

下面是我从豆瓣上摘录的一些简单的评价《海洋与文明》的话:

1、海商和海权、贸易与战争,是人类为浩瀚大海添加的注脚。

2、海洋从来不会对努力、苦力、契约劳工以及一无所有的人做出承诺。

3、相比围绕着权利斗争的陆地,海洋史还多了一份人类的勇气和探索精神。

4、中规中矩的世界海洋通史。

5、资料完备,叙事平淡,脉络很清楚。

6、人类文明史,也是一部海洋史。我们就像河流一样源自大陆,但最终要汇入海洋。

7、从海洋的角度从新考察人类的文明,重视人类的发展历程。

8、留给自己慢慢频度。——芦苇大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