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9年01月

去云南旅游的三波导游

多年以前,曾去过一次跟团旅行团,不过,没有被强制购物。那次,去的是华东五市。导游带我们去了卖茶叶和丝绸两个地方。茶叶,我们太熟悉了,整个团,只买了半斤茶叶;而在丝绸那边,大家买了不少东西,导游挺高兴,中午吃饭的时候,还请大家喝了啤酒。 继续阅读

旅行团里的大爷

我们的旅行团是几个地区的人根据出行的时间拼凑在一起的。虽然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们将吃住在一起,但由于大家对陌生人有防备的心理,彼此不太交流,再加上方言的问题,每个家庭基本处于自我的封闭的状态。

虽如此,大家肯定在私下里分析别人的关系、职业等。

吃饭的时候,根据组成家庭的人数,分别凑桌。我们这一桌有两个女士加上我们另外的两家,正好十一人。与我们同桌的那个五口之家,三位老人,一个带着孩子的妈妈,我猜,其中的两位老人是孩子妈妈的父母,而另一个老人是孩子妈妈的公公。

为了方便讲故事,暂且将孩子妈妈的公公称为“酒大爷”吧,因为每一餐,他都要喝上二两小酒。

在我们旅程中,旅行社的饭是难吃至极,真不知道旅行社是如何找到这些小饭店的。在吃饭的时候,我们谈起饭菜来,大家一致认为,厨师的手艺糟蹋了菜。

饭难吃,而且换了好几个地方,饭菜的花样基本没变。也正是旅行社给准备的这些饭,让大家失去了品尝云南特色菜的机会了。

喜欢喝一盅的酒大爷,每到一处饭店,独自去吧台选一瓶小酒,通过这一路的观察,没有重样过。我在心里琢磨,我们没有吃到云南的特色菜,酒大爷却尝到了云南的地方小酒了,虽然没有深入村寨喝寨子里的酒,他却喝到了云南的巷子里的酒了。

看到每顿饭酒大爷的小酒喝得有滋有味,还真有点嫉妒他了。

酒大爷跟着他家的大部队,也没有将注意力放到景点上,看那架势,像是跟着一家人来景区打酱油的。

在队伍里,酒大爷喜欢逗小朋友玩。他的样子就有点小朋友的特点,这可能是一辈子心态在脸上留下的痕迹吧。2019.7.26

古镇文化

现在的旅游里有一个古镇文化,在这里,我根据自己的理解,定义为小巷文化吧。在我的观察里,这种小巷似的古镇文化里,主要有这么三类:第一类、历史文化小城改建而成的小镇;第二类是仿古建筑组建的商业街;第三类是没有历史古迹,也没有能力去建仿古建筑,用小吃街等组建起来的街巷。 继续阅读

青岛城阳有实力的少儿美术培训学校

一般,少儿美术培训在宣传自己的时候,多以名师、课堂作为营销的点。作为一所有实力的少儿美术培训学校,这些只是基本的配置。真正有实力的少儿美术培训学校,要有美术教育的附加值。

前面在《青岛城阳少儿美术培训》中,我只是大致讲了一下河马创意美术实验室的基本情况,也许各位读者觉得这些与其它学校并没有什么区别。的确是,随着大众对美术教育要求的提高,少儿美术培训学校的软硬件配置也是水涨船高。

难道一所少儿美术培训学校的软硬件水平提高了,就能培养出优秀的美术儿童吗?我觉得不太可能。
上周末,我看到河马创意美术实验室的姜姜老师在朋友圈晒出一个小学员送她手工制作的礼物的相片。如果我们单看相片,的确没有特别的地方,只要老师用心教学,总会感动学生的。

而这张相片里的小姑娘,是一个韩国小孩,不会讲汉语,姜姜老师呢?她也不会讲韩语。那他们的课怎么上呢?难道艺术真的没有国界,可以用美术符号进行沟通吗?绝不是。小学员会讲英语,而我们姜姜老师的英语也是超流利,上学期间,姜姜老师频繁的出国游学,日常英语对话、美术专业英语,早已不在话下。用英语教韩国小女孩学美术,对姜姜老师来说,就像我们见到的普通课堂那样简单。
所以说,在一节专业的美术课堂上,不只是简单的教授孩子绘画的技巧。马云做给老师们做报告,讲到一位老师去死海,不小心呛了一口水,连喝了五瓶矿泉水冲洗嘴里的海水。这位老师回来后,给学生讲浮力的知识,讲了这个五瓶矿泉水的故事,孩子们不仅更理解了浮力,而且通过老师的亲身经历,将“视野”一下打开了。

我想,在姜姜老师的课堂上,她也会将在德国、美国、法国、日本等国家的有学精力,通过画笔与小学员们一起分享的。这就是一节课的附加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