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8年02月

这些人是怎么想的?

年前的时候,乘出租车,遇到查酒驾的,在马路上设置路障,过来的车,想逃跑,门都没有。出租车司机却骂“查酒驾”。我觉得奇怪,查酒驾不好吗?自从有了查酒驾,街上几乎没有酒驾了。我们在聚会的时候,开车的,不喝酒了,有人为了不喝酒就开车去,也没人会劝开车的人喝酒。之所以有人对查酒驾这件事不说好话,只不过是想喝酒开车罢了。

继续阅读

挖掘故事

你去看写作的要点,他们会告诉你挖掘故事,还要让故事跌宕起伏,这是对故事的再加工,与写日志还有不同,我们记录的是我们看到的事情,也就是生活的轨迹,我们如果把日志也挖掘一下,那就不是日志了。其实,我们在记录日志的时候,也只是写浅层的东西,并没有深入的写一些东西。就像在火车上,我们遇到一个邻座,我们当然不能不我们所有的东西都告诉他,我们都会有所保留。 继续阅读

创作的启发

持续不断的输出,无论是写美文还是写日记,都需要一个素材、一个点,让你打开话匣子,只有这样才能让你哗哗的写完一整篇的文章,而不至于写到最后事末了,词穷了。而我觉得,想要流畅写下去,就要将语言通俗化,不要写些让人读起来如同哲学般晦涩难懂。 继续阅读

你的生活里没有自己

我的博客副标题是“不要让生活单调的只剩自己”,如果生活里只有自己了,那就变成一种孤僻的性格了,自己的意识也就被封闭在自我当中,完全隔绝了与外界的联系。在人类社会里,这种“只有自己”的人,完全是脱离社群的。 继续阅读

你的ABC朋友里是否有我?

最近这段时间,在选择书的时候,多数是以“我”的视角写的,我喜欢这种作者以个人的身份参与的社会活动。前几天,我去书店淘书,拿起一本,随手翻到某一页,看到一句“我的朋友小A”,想也不想的将书放回原位,我将这类书定义为臆想的书,没有质感,恰如我们上学时喜欢编“名言醒句”。这类作者的朋友只有三个,A、B、C,有D的,已经是很庞大的朋友圈了。 继续阅读

精致的生活,首先要学会干净

昨天是小年,是过年大扫除的日子。许多平台跟进,刊发了一些诸如“过年前,请将你的家打扫干净”类的文章。大扫除的一大乐趣并不仅仅是将家里的灰尘清扫干净,还能在犄角旮旯里发现许多不见了的物品,那感觉,就像被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砸着脑袋了,虽然,那东西本来就是你的。 继续阅读

感冒的感觉

午后,我依在床头看书,感觉鼻孔里喘息出来的气有点干热,我坐起身,脑袋有点晕,我试着摇了摇头,感觉在摇头说间隙,像是感觉消失了一般。我站起来,腰酸背痛,这却不是看书久的感觉。我可能感冒可。 继续阅读

我们到底吃了些什么?_读《我在底层的生活》笔记009

一直听一些人说肯德基的汉堡在美国是穷人吃的,对此,我等没在国外生活的人很不好理解。早先的时候,对国外的饮食,感觉他们更多的是把人当作一个烧杯了,定量的输入,定量的输出,就跟在烧杯里添加试剂一般。而且国外这种对饮食的定量控制已经走进了我们的生活了,许多所谓的营养食物开始使用这些标准了。 继续阅读

机器人的生活:读《我在底层的生活》笔记008

互联网跨越发展,人工智能如火如荼,小孩子们的特长也多了一门:机器人。现在,人工智能所不能解决的是人的情感的问题。人的情感,却是我们人类,甚至是哺乳动物引以自豪的。在研制机器人中,克服不了情感的问题,反过来,把人的情感抹杀掉,机器人是不是就会正好与人的特征吻合呢?这里有一个关键的问题,谁愿意把自己的情感抹掉呢? 继续阅读

体验底层生活的失败_读《我在底层的生活》006

在这短短的一个章节里,艾伦瑞克经历了租房、找工作、兼职、换工作、辞职,她发现了底层人民的心酸与无奈,就在艾伦瑞克觉得能够应付收支平衡的时候,却因为劳动强度大,在工作中摔倒(或晕倒),这个情况是艾伦瑞克在底层生活中疲于应付而爆发最终崩溃的导火索。 继续阅读

需要两份工作才能应付的生活_读《我在底层的生活》笔记005

艾伦瑞克在感到工作的收入不能让她应付生活的时候,做出了兼职的决定。爱伦瑞克一直想要某一个旅馆干房务员的工作,问题是打了一圈的电话,没能找到录用她的旅馆。在找工作的过程中,艾伦瑞克总结出工作分工中的种族问题: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