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随笔

我们到底吃了些什么?_读《我在底层的生活》笔记009

一直听一些人说肯德基的汉堡在美国是穷人吃的,对此,我等没在国外生活的人很不好理解。早先的时候,对国外的饮食,感觉他们更多的是把人当作一个烧杯了,定量的输入,定量的输出,就跟在烧杯里添加试剂一般。而且国外这种对饮食的定量控制已经走进了我们的生活了,许多所谓的营养食物开始使用这些标准了。 继续阅读

机器人的生活:读《我在底层的生活》笔记008

互联网跨越发展,人工智能如火如荼,小孩子们的特长也多了一门:机器人。现在,人工智能所不能解决的是人的情感的问题。人的情感,却是我们人类,甚至是哺乳动物引以自豪的。在研制机器人中,克服不了情感的问题,反过来,把人的情感抹杀掉,机器人是不是就会正好与人的特征吻合呢?这里有一个关键的问题,谁愿意把自己的情感抹掉呢? 继续阅读

体验底层生活的失败_读《我在底层的生活》006

在这短短的一个章节里,艾伦瑞克经历了租房、找工作、兼职、换工作、辞职,她发现了底层人民的心酸与无奈,就在艾伦瑞克觉得能够应付收支平衡的时候,却因为劳动强度大,在工作中摔倒(或晕倒),这个情况是艾伦瑞克在底层生活中疲于应付而爆发最终崩溃的导火索。 继续阅读

需要两份工作才能应付的生活_读《我在底层的生活》笔记005

艾伦瑞克在感到工作的收入不能让她应付生活的时候,做出了兼职的决定。爱伦瑞克一直想要某一个旅馆干房务员的工作,问题是打了一圈的电话,没能找到录用她的旅馆。在找工作的过程中,艾伦瑞克总结出工作分工中的种族问题: 继续阅读

陌生的环境,总叫人心理不踏实_读《我在底层的生活》笔记(004)

在前面的文章里,着重讲了艾伦瑞克对体验底层生活的各种分析,对于着急想看到正式内容的读者来说,迫不及待的想要看艾伦瑞克是如何去体验这个生活的。《我在底层的生活》的第一章是“在佛罗里达州当服务员”。 继续阅读

阅读的信仰是阅读本身|燧石读书沙龙

如果你要向一位善于文字的人请教该读什么书,十有八九会被推荐读四书五经。作为中国的国粹级著作,这些书是我们著作的源泉点,现在的许多著作都是有这些古代的智慧之书散射出来的。如果你真的去读这些书了,十有八九,你的读书热情会被扼杀在摇篮里,那些书,对于我们这些习惯了白话文的现代人来说,实在是晦涩难懂。 继续阅读

阅读面前,人人都是作家|燧石读书沙龙

每天,互联网上要产出无数的称之为文章的东西,人的阅读是无论如何也跟不上这个产出的速度的。那些大平台,如今都靠着非职业的作家支撑着,人人写作,正变成一种现实。阅读,不尽然要一味的吸收,我们有情绪需要去表达,就会产生写的欲望,进而成为一种行为。我在燧石读书沙龙见多了这类作家,有不少还成为职业的作家。在前面,我曾提倡写读后感,其实,这不过是多此一举的想法,当你阅读了足够的书,你自然而然的想要书写自己的情怀。 继续阅读

阅读的仪式感|燧石读书沙龙

仪式感是一种敬畏,是对自己所做事情的尊敬。阅读,我们也要敬畏它,本质上,它所敬畏的是你自己,参与阅读的是你。我们说阅读是信仰,虔诚的信徒,表达决心,就是通过仪式来进行的。阅读,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实践活动,抛弃阅读的,只有那些对世界毫不在意的人。我们谈古人的智慧、谈伟人的伟大,他们的这些优秀的品质,都是建立在阅读之上的。 继续阅读

“哑巴亏”经济

 不知什么人给总结的,吃亏是福。我不知道吃亏算是哪门子福,也没人喜欢吃亏吧。不过,不想吃亏,却免不了吃个哑巴亏。吃了哑巴亏,自己会痛苦,却有解不了的恨,就有可能拿吃亏是福来安慰自己。 继续阅读

山东电视公共频道 小新 《兄弟,我们不要伤心了》 《有梦想,没有到不了的明天》

微信图片_20170704093357.jpg

 在我读《有梦想,没有到不了的明天》里的文章中,山东公共频道的小新写的这篇《兄弟,我们不要伤心了》,是我喜欢的。其它的文章,我觉得像是学校里写的命题作文一样,或者,更像是履历一般。 继续阅读

间歇性健忘症

 

从我更新博客来说,许多博友误以为我没有拖沓的毛病,我呢?是用了一个方法掩盖了我拖沓的毛病罢了。拖沓的毛病,有一个借口,健忘。当我因为没有做到某事的时候,老婆说我干什么事有拖沓的毛病,我辩解说年纪大了,开始健忘了。老婆回敬我,你是选择性间歇健忘症,出门的时候,很少忘记拿手机,而交代给你的事,拖拖沓沓到最后,总说是健忘。 继续阅读

愿者上钩

靠海、靠河、靠湖的地方,都会聚集着一些职业的、业余的、打发时间的钓鱼者,钓鱼俨然成了一个很大的组织了。自小的时候,我就与小伙伴们开始钓鱼生涯了,因为靠海,我们一般去海钓。 继续阅读

或许那样就很好

你看到干净的桌子上有块小碎屑,会不会觉得碍眼,将之拿走?这不是说强迫症的问题,而只是一个习惯。这个习惯延伸到别的地方的话,就是会去发现各种问题中的不足,想办法把这些问题的不足改掉。 继续阅读

别有洞天

晚上约6点的时候,高小华给我打来了电话,约我在建材市场旁的一个饭店见面。单间里,高小华请了一桌子的人,也都是和他干装修的伙伴们。在座的,表面上看灰头土脸的,但是,我知道,“灰头土脸”的掩盖下,可能就是一个小老板,有的时候,大家说的开着宝马车去给客户刷墙的人,就是出自他们。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