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读书

一家书店的死路——谢绝自带饮品食品_燧石读书沙龙

当我从书店路过的时候,看到书店的外墙上贴着“谢绝自带饮品食品”。书店里不是不让吃喝,而是读者自己的吃喝物什不允许带进书店里了。书店正式的脱掉外衣,成了休闲小店了,与众多的奶茶店、蛋糕店归于一类,只是里面多出了书。

继续阅读

如何更好的读一本书_燧石读书沙龙

这几天手里再没有新买的可读的书了,回过头去到读过的书里去找,选了星野道夫《在漫长的旅途中》,在书的扉页上只写了自己的名字,没有记录购买的时间,也忘记在哪里购得。从头至尾再次读了一遍,的确温习一遍后能够发现以前阅读这本书时错过的东西。 继续阅读

去书店里买本小书

收拾行李的时候,去书架上扫了一眼,我想带一本读过的书,利用闲时再重温其中的一本。为了轻装上阵,我已经少带了一些行李,对书的选择,我并不希望这本书太重,诸如《海洋与文明》、《艺术:让人成为人》等,我是不会带的,书的重量大不说,根本也看不完;蒋勋的《吴哥之美》被我从书架上抽出来,放进背包后,提了提包,感觉重量着实有点大,将书拿出来,重新插回书架。

看了好一阵,也没有挑带中意的,好像那几本适合外出带的书不在家里。

还是不带了吧,路上的那段时间可以写几篇小文章了,到了目的地,那里有个新华书店,可以去那里现买一本的。

午饭睡醒后,踱到了牟平新华书店。

书店照常营业。走进门,书店里满是读书与淘书的读者,台阶上已经无处落脚,都被阅读的人给占满了。

读书,是没有年龄特点的,在书店内,有小朋友、年轻人,还有古稀的老人。在一个台阶上,一个老年的读者,捧着一本大部头的书,戴着老花镜,一字一字的细读,看那神情,果然是有几十年功底的老读者了。

我所喜欢的那几类书,一直拜访在书架中间的长桌上,照我的兴趣,如果在长桌上找不到我喜欢的书,其余的地方也没有必要再去看了。

依然是从长桌的一头 用手摩梭着去找能让我驻足的书。围着桌子转了两圈,没有看到新书,桌上的很多书都被我买回家了。

看来,今天要空手而归了。

正好抽身离开,抬头见到书架的一列大块头的书中间,夹着一本小册子。这次出行,本就想找一本身体瘦弱一点的书,此刻,那个身形正好符合了我的意。伸手抽出,是子张写的《入浙随缘录》,随手翻开,试读了几行字,感觉还不错。

此行不会空手而归了,将书夹在腋下,掏出手机去柜台交了书费,离开了牟平新华书店。

用书装点门面

大家说现在阅读的人越来越少。在微博里有一个话题,问纸质书会不会消失。现在,所有的问题都指向了阅读与纸质书,包括书店的生存空间等问题。可另一个问题却挺奇怪的,一些咖啡店或者其它一些商店,会在高大的书架上摆上基本书装点一下门面。如果你真的去翻阅那些书,实际上,那不过是一些印了书皮的纸盒子罢了。 继续阅读

读书的人,其实不少

读书的人,其实不少在保健品的推销上有一个套路,先找目前人们在食品安全、环境卫生上存在的种种问题,然后话锋一转,如何解决这个问题,解决的方式也就是保健品;或者,先从古籍里找我们祖宗的保健秘方,然后谈到人体所需要的营养,最后话头一缩,缩到保健品上。 继续阅读

我的阅读生活:新书与旧书_燧石读书沙龙

新买来的书即将读完,在我阅读的同时,不自觉的,又在当当网APP里收藏了十几本书,正犹豫着先将哪几本书买回来。而对于阅读的质量,自觉是没有底气的,过去一年读过的书,再翻,依然如同新书一般。这并不是人们常说的每读一次都有新的收获,实为粗读所致。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