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归档:芦苇叔叔

焖棒子骨

街上吃大骨的店还真不少,进去一家,店内的食客一手端着啤酒,一手戴着手套扯着大骨头,不停的撕啃骨上的肉。过瘾。

并不是每家店的大骨都好吃,够味、够劲的大骨只有几家店才能做到,比如我们驱车几十公里吃的那家。

虽然有关吃的各项身体指标总是飘红,可嘴下的馋还是忍不住,对于满足口欲的吃还是偶尔的要重温一下。

高压锅闷一个半熟,然后移到铁锅里用小火慢慢的炖,撇去油,直炖出骨汤。大棒子骨好吃、过瘾,可是不敢吃的太过频繁,两个周一次已足够。

雨中喜获大宗海鲜

在《柿子的故事》一文中,说到我去亲戚家拉白菜,在拉上白菜路过会场村的渔码头时,停下车,想去看看海边的风景如何,顺便拍几张相片回来。
码头上,有三条渔船,船老大正收拾网具准备回家了,他们的摩托车上挂着卖剩下的鱼虾,码头上没人,这些鱼虾是卖不掉的。 继续阅读

依旧在坚持自行车的功课

记得以前我写文章表达过我为什么喜欢骑行,总从事其它的体育运动之后,每次都吃不下饭,而骑相同时间的自行车,吃饭那叫一个香。至今我依然清晰的记得环骑崂山时,啃的那个白面饼,味道真是香,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吃过那么香的白面饼 继续阅读

羊肉炒白菜

在我的印象里,纯羊肉吃起来会让人觉得腻,而用羊肉与其它的菜搭配起来更鲜美一些。下午回家去买5块钱的嘎啦,老板不爽,问我说,这么一点不够炒一盘的。我说,我是要回家炖羊排,加了嘎啦不是味道更鲜吗。 继续阅读

往日的今日

有一个博客打理着挺好,写下了文章可以不时的回头瞧一瞧,往日的今日在做什么。就比如去年的今天,晚上的时候,被邀请去给一个女子篮球队拍摄比赛的相片,可是因为灯光的原因,将漂亮的女队员都拍的如鬼一般。事后,邀请我的人说,当她将相片发布在群里的时候,大家都乐开了花,拿着别人的“丑态”开着玩笑。比篮球带来的乐趣还多一些。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