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归档:芦苇叔叔

草稿

这几天气温有些高。早晨坐在院子里,眼见天空中的乌云将白云追到天边,我要留下乌云欺负白云的证据。拿出相机拍下了这一幕,拍完相片,我还没有来得及收回相机的镜头,豆大的雨滴就从天空中砸落下来。难道乌云要杀人灭口?

五月份买回来的葡萄苗栽种到更大的花盆里了,放在院子里,阳光、雨水充足,长势还算旺盛,不敢奢求硕果累累,只求它能枝繁叶茂。

瓜果蔬菜的生命力:有一块巴掌大的土地,就可以在春天的时候撒上几粒种子,等到了夏天,这些种子就可以报以硕果。院子里盘旋的瓜果,不仅可以满足于一家人的三餐,还能有余下的赠予邻里。

玩沙的挖掘机:夏天的海水浴场,有人称之为煮饺子,在水里泡着的人比岸上的人多。小朋友们则在沙滩上敞开怀的玩沙子。一辆挖掘机偷偷摸摸的混入海滩,在那里挖一个巨大的坑,这是大人与孩子抢占沙滩吗?

自己的村子:以前,我只在别人的相片里看到过我们村子的小胡同。拿着相机回家的时候,拍了几张胡同的相片,在相片里,感觉这些小胡同还挺有味道的。

台风是海景房的噩梦:旅游住宿的时候,大家都喜欢住一间紧贴海边的房间,可是,当海景房遇到台风的时候,里面的人好能安稳的睡个好觉吗?

赶海:嘴馋了,算好了涨潮退潮时间,趁着退潮去海边捡几个海螺吃。以前,海边被人承包,每当去赶海,都要被驱赶。久而久之,周边的人没有了去海边赶海的习惯。本地发展旅游,拆除了海边养殖区,可以赶海了,人们的习惯却照旧。让他们照旧去吧,留着这些地方,让我们有个娱乐、打牙祭的地方。

每个人都是街头摄影师

刚有打印机那会儿,当看到自己的字打印成铅字,就像那些作家第一次将文章发表在报纸杂志上那样兴奋。图片也是这样。在胶片时代,我们去拍一张相片很兴奋,后来有了自己的相机,有了能拍照的手机,相片随处可见了。我想,在很多人的手机里,存储最多的是相片吧(现在情况可能有了变化,视频可能是最占内存的资料)。也许,世界上的相片存储数,要远远高于其它文件吧。 继续阅读

厦门鼓浪屿之行

前记:报团旅游,因为导游,我们总是要抱怨导游带着我们购物,或者因为大家不购物遭到导游的谩骂、诅咒、讽刺,甚至是争吵,肢体接触。其实,导游只是一个外在的表现,真正主导导游行为的是旅游市场的规则及旅游市场的利益分配关系。然而,在这个利益链中,倒霉的总是导游。 继续阅读